情书

97.4.28

谈天时说起了情书,
我说我写过九页情文,
但撕毁了,
我说我写过九封情信,
只寄到一封。
我被问到与“她”是什么关系,
我说没有关系,
他赞赏“没有关系”的态度。
没有关系,
到头来没有关系!
嗯?
我不稀罕什么关系,
但我失意,
因为我不在你心里。
那九页情文、九封情信,
那是写给你的,
给你的!
可你不知有过九页情文,
可你对九封情信毫不在意。
不甘心,
但又怎样?
如今,
一切都没了意义。
不如归去,
不如归去,
到何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