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悲哀

97.3.20

 

从开学到现在,
你的信没有来。
我的心情算不算爱?
爱,
能经受多少等待?
难道你的目的,
就是让时间将心上的爱痕磨白?
可是,
你也许不明白,
即使被人抛弃,
爱仍会流成海。
你怎么舍得
让我的眼泪都流向海?
沧海干了,
我的爱还在,
那是一只垂死的贝,
在生命的尽头,
回味当年绛红色彩。
吾问苍天,
为何伊人心愈远?
是什么阻断我的视线?
我想凝视你的双眼。
我没有看过《简爱》,
但我知道,
她强调灵魂的尊严。
如果你认为我卑贱到
不值得理睬,
那么,
你侮辱我的心灵!
我要亲手将耻辱掩埋。
轻视爱的人,
没有将来。